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管理 - CEO访谈

PayPal的另类CEO | 丹·舒尔曼专访

杨安琪 2018年03月19日

自2015年从eBay脱离后,PayPal一路高歌猛进。如今,武术爱好者丹·舒尔曼想要在中国大展拳脚。

PayPal 公司CEO 丹·舒尔曼
 
PayPal公司的CEO丹·舒尔曼(Dan Schulman)有一些难以被媒体忽视的特点:他喜欢穿得克萨斯风格的牛仔靴;虽然身材高大健壮,但说话时却永远轻声细语;他还是一名武术爱好者,据说每天都会练习一段时间,并从中找到他信仰的商业哲学。

“在武术里,赢得一场斗争的最好办法是避免斗争。也许正确的反应不是参与到斗争中,而是跳出固有思维框架。”他说。

如果把他的话翻译一下就是:化敌为友。说到这里,舒尔曼举了一个例子。三年前,很多人认为PayPal将会是Visa、万事达卡和银行的潜在竞争对手。但他却认真地思考:有没有一种方式,可以创造双赢的局面,可以增加顾客的接入?这个想法或者称之为哲学,PayPal也由此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在过去的两年,PayPal与20家公司达成了合作,包括Visa、万事达等。比如PayPal明确万事达卡作为其支付选项,将万事通(Masterpass)电子支付平台融入Braintree商户受理环境,以及拓展PayPal的线下支付环境。

“你可以看到,由于这个决定—PayPal不将他们看成竞争对手,我们在关键领域都呈现增长趋势。我们将对方看成潜在同盟,这是我们与他们合作的方式,也是共赢的方式,这对于我们的事业有非常巨大的影响。”他说。

舒尔曼有着传奇经历。他和维珍集团创始人、英国传奇企业家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下过棋,曾经在纽约街头行乞24小时,晚上睡在滑板运动场里,为的是给一家帮助无家可归青少年的慈善机构做调查。不仅如此,他还一直致力于帮助有需要的弱势群体,是全球最大的自闭症科学与宣传机构“自闭症之声”的董事会成员。

在担任独立之后的PayPal掌门人之前,舒尔曼曾先后在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和斯普林特公司(Sprint)任职,还出任了维珍移动公司(Virgin Mobile)的CEO。他曾因为展示了其发现35岁以下人群所好的神奇能力而名声大噪。

2001年,理查德·布兰森找到舒尔曼,请他主持一个关注移动电话的新项目。布兰森与斯普林特公司合资建立维珍移动的宗旨是:为付不起高额手机话费的年轻人创办一家电信公司。维珍移动美国公司(Virgin Mobile USA)成立于2002年,到2009年斯普林特公司斥资4.83亿美元买下维珍移动公司的股份时,该公司已经跻身于美国十大电信运营商之列。

接下来,舒尔曼跳槽去了美国运通公司,把精力放在得不到传统银行正常服务的更年轻的顾客和其他人群身上。在舒尔曼推出的许多新产品当中,有一种“运通蓝鸟卡”(AmEx Bluebird)就是针对上述人群的预付借记卡。蓝鸟卡引起了eBay的CEO约翰·多纳霍(John Donahoe)的兴趣;之后多纳霍从加州飞到新泽西,向舒尔曼提议请他出任PayPal公司的一把手,后者答应了。

至今PayPal业务一路高歌猛进,2017年,这家公司在《财富》美国500强中排名第264位,而上一年的排名则是第307位。

如今,舒尔曼把中国当作PayPal未来的增长动力之一。他毫不掩饰PayPal对中国市场的渴望:我们的全球发展有着战略性的意义,密切关注中国市场的发展动态。

他认为,中国是全球数字支付领域的领先市场。在这个市场当中,在线和线下交易之间的界限正在逐渐模糊甚至已经不复存在。

在中国,PayPal有独特的优势:这家公司专注于帮助中小企业从事跨境贸易,使得这些企业能够在全球超过2.27亿的消费者实现跨境交易,从而帮助它们增长业务。这对PayPal来讲是一个很合适的业务模式,它能够帮助PayPal把在中国以外的消费者网络优势和中国商户的业务需求结合起来。

事实上,在过去一年中,在全球有1/3的消费者至少和中国的商户发生过一笔跨境交易,这个数字本身令人赞叹。在这个过程当中,排在首位的交易渠道是美国消费者向中国商户的购买。而PayPal能够在跨境贸易业务起到积极的作用。

舒尔曼认为,PayPal能够对跨境交易进行保障,取得一种可以信赖的关系。“你可以想象一下,国际消费者可能对远在中国的商户并不是非常了解,但是他知道通过PayPal所发生的交易是非常安全的,如果他收到一个产品和原来的描述或者期待不相符,消费者有权去进行退货,而且PayPal会保证这个过程顺利进行。这些是我们在跨境贸易当中提供的非常强大的价值点,能够让消费者和商户完成跨境交易。”

不过,舒尔曼自己也知道,想要获得中国市场并非易事。如今,支付宝和阿里支付在中国几乎形成了绝对的寡头局面。这些舒尔曼都深有体会,在去年9月他来到中国的时间里,就曾经深度使用微信支付和支付宝两个产品,并试图发现其中的不同。

他说,腾讯和阿里巴巴都是中国强大、领先的公司,并承认,对于中国国内支付市场,PayPal没有过多的野心,而在全球范围内,PayPal是一家领先的公司。“设想一下,把我们各自的影响力放在一起,对双方的顾客来说都将非常有价值。”他表示,但是PayPal的全球数字支付业务起步很早。因此,他也经常思考:谁跟PayPal有互补的资源,从而可以进行合作。“这是我们最愿意采取的方式,也能帮助我们在思考全球市场时,不断在不同市场增加自己的附加值。”

舒尔曼再次把他从武术上获得的哲学思考运用到了中国。PayPal在中国有几项合作伙伴协议,包括中国银联、百度钱包、阿里巴巴速卖通。他希望PayPal在中国跨境电商交易构建开放、中立的第三方支付平台。

“PayPal对合作伙伴持开放的态度,希望通过合作为我们共同的客户提供良好的附加值(特别是在跨境贸易当中)。”他说,以PayPal和阿里巴巴速卖通的合作伙伴关系为例,这个合作使得在中国以外的消费者,能够在阿里巴巴速卖通的商户上,通过PayPal进行跨境支付。和百度的合作伙伴关系,让百度钱包的消费者能够在PayPal海外1,800万国际商户上进行购物、付款。

你会发现所有的这些合作,都是以跨境交易为核心所搭建起来的合作伙伴,PayPal也认为跨境交易是PayPal能够在中国提供附加值的业务领域,这其中包括帮助中国消费者和PayPal的全球商户进行连接;也包括让PayPal在中国以外的消费者能够向中国跨境电商商户进行购买,不管是速卖通商户或者是独立电商。这就是PayPal目前在中国所开展的合作伙伴关系的本质。

实际上,在过去的18个月,PayPal从一家产品公司(product company)发展成平台公司(platform company),品牌业务与非品牌业务都有了转变。这家公司和谷歌、Facebook、Uber、爱彼迎(Airbnb)、百度、阿里巴巴等顶尖的科技公司,Visa、万事达卡、银联等世界顶尖的支付网络公司、移动公司等都进行了合作。

“我们的战略不只限于与顶尖的品牌进行合作,我们将与这些顶尖公司一道,促进数字支付的发展。与三五年前的我们公司相比,这是截然不同的一种商业哲学,也是不一样的商业手段。”舒尔曼坚信自己的武术哲学。或许这位另类CEO能够在中国大展拳脚。

《财富》(中文版): 您是一名武术爱好者, 武术对于您来说在商业上有哪些启发, 或者从武术上学到了哪些?

丹·舒尔曼:我习惯练习武术,差不多每天都会做一些形体的练习。武术可以让你将身体和意念结合起来,我觉得这在商业中也很重要。在紧张的时候,需要进行清醒的思考,让事情慢下来,思考什么才是正确的反应。因为大部分时候,在武术里,赢得一场斗争的最好办法是避免斗争。也许正确的反应不是参与到斗争中,而是跳出固有思维框架。

还有一个核心的原则,武术的斗争从来都不是站着不动,你不会想在对方面前站着不动等着被打。所以,即使商业中事情进展顺利,你也不能站在原地不动,你需要不停地“参与、反应、移动”。这条哲学,我学习、研究了很多年,并逐渐渗入到我的商业工作中。这对我也很有帮助,我一直思考PayPal在全球的地位,竞争和领导力。

《财富》(中文版): 您曾经对媒体说过, 对于独立后的PayPal公司设想的愿景是为移动和网络商务创建一个主打支付平台, 在您看来, 这个愿景如今实现得如何?

丹·舒尔曼:PayPal的愿景是实现普惠金融。从PayPal的角度来说,我们希望让所有人能够拥有最基本的管理以及移动金钱的能力,而不仅仅是有钱人才能做到。我们觉得这是一个基本权利,而不是特权。随着技术的进步,以及智能电话的广泛应用,越来越多的人能够实现用手机或者移动方式实现基本交易,并且能够更快、更安全以及更加经济地实现它。这样做会让我们逐渐把原来的一些壁垒打破。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利用技术实现普惠金融。

第二,从PayPal的角度来讲,我们的愿景还在于帮助中小型企业构建实现普惠的能力,从而有效地参与现在的数字商务时代的竞争。我们认为:目前,移动正在重新定义零售行业,通过移动技术,中小型企业可以和它的客户靠的更近。在这个过程中,PayPal希望能够提供基础平台,帮助商户去实现多种多样支付的处理,还包括帮助零售商将他们的客户忠诚计划、场景支付以及消费者信贷等功能服务和这个平台联系起来,这样,中小型企业可以和大型公司竞争。它们只需要担心如何为消费者提供它们所擅长的服务和产品,而不用担心如何去构建这些基础设施和功能,而是由PayPal来提供一整套的解决方案。(龙8国际|官网)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