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订阅每日电邮

移动应用

商业

中国网约车市场再陷无序竞争漩涡

杨安琪 2018年03月29日

美团挑起中国网约车市场的新一轮补贴竞争,来之不易的平衡局面不复存在。

据报道,3月21日美团在上海对滴滴掀起了一场新的网约车价格战,美团打车正式登陆上海,首日订单为15万。

这种做法显然动了滴滴的奶酪。但滴滴似乎还没有进行大规模补贴行动。考虑到滴滴2600万左右的日单量,一旦进行补贴,成本远大于美团。这也符合媒体此前报道的滴滴目前针对美团打车的策略:若美团只在单个城市进行测试,并未在打车业务上投入大量资金和精力,滴滴的主要策略将不受影响——保证核心业务的同时发展无人驾驶、金融等新业务;若美团“All in 打车”,滴滴则视美团补贴等策略而做出相应调整。

2014年年初,滴滴和快的正在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双方对于司机和乘客的补贴不停加码、对标,让整个行业陷入一场黑暗、无序的竞争当中。

3年前我曾经采访滴滴创始人程维。他是一位军事迷,把当时滴滴与快的的竞争看成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凡尔登战役”。“那种消耗战让整个行业没有前途。”他说。这种观点推动了滴滴和快的的合并。

此后滴滴又经历过与Uber中国的补贴大战,程维把和Uber一战比喻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在这次的对垒中,“闪电战”成为他的主导思想。滴滴快速推出快车、顺风车等服务,让Uber措手不及,迅速占领市场。不过,合并再次成为滴滴与Uber中国的最终解决方案。

但这种合并逻辑似乎很难在与美团的竞争中实现。

中国现在的网约车局面令人担忧。网约车市场从曾经的混乱到现在已经过去4年,现在已经基本形成了以滴滴为主体的网约车平台,并且首汽、神州等公司也对市场进行分层竞争,局面来之不易。悲观者认为,美团掀起的价格战,或许能够为用户带来短期利益,但也会加大市场监管成本,让网约车领域重回“鱼龙混杂”的局面。

这种恶性竞争导致的结果之一已经显现——此前已经几乎绝迹的刷单行为再次兴起。根据东方网报道,美团在上海上线两天就被恶意刷单钻了空子,刷单比例或超40%,不仅如此,还有外地车辆改车牌上路、司机为赚补贴半路将乘客抛下等问题。

简单来说,美团其实在打车环节上并无创新,但这家公司拥有巨大的移动流量,按照其创始人王兴的说法,他希望这种流量创造更多价值。

此前王兴在与《财经》杂志关于业务边界的讨论时表示:“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你可以把边界理解成万有引力,每一个物体因为质量的存在,它会产生引力,会影响其它所有物质。差别就在于——离核心越远,影响力越小,或者是它本身的质量越小,变得影响力越小。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边界的,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只要核心是清晰的——我们到底服务什么人?给他们提供什么服务?我们就会不断尝试各种业务。”

但这也导致了另一种结果:美团并不是一家专注的公司。早年它曾经将团购作为主业,但后来O2O外卖兴起后,外卖服务成为其核心业务,此后它又不断涉足酒店、旅游、餐饮、电影票等多项服务,现在则是打车业务。显然在每个领域它都有强大的对手:饿了么、携程、滴滴。起码在外卖和出行两个板块短期内很难有大规模盈利的可能性出现,如果继续投入烧钱,将对王兴提出巨大挑战。

程维与王兴的渊源颇深。创业初期程维曾经试图让王兴投资。但王兴的傲慢让他错过滴滴。《环球企业家》杂志曾对此有过一段描写:

程维和王兴结束饭局,从马可波罗大酒店里走出来。等出租车的区域已经排了好些人。远处开来一辆出租车,司机探出头来叫,哪位先生叫的车?程维招了招手,队伍里的人立刻流露出怨念而羡慕的神色盯着程维。他面露得意,故意对王兴说,“哈哈,你排着吧。” 就在刚刚的饭局上,这位小桔科技CEO才向美团网创始人王兴推荐自己创业的新产品—嘀嘀打车。王兴坚持不用程维帮忙也叫辆车,说这里打车很方便。

如今滴滴估值约为550亿美元,而美团估值300亿美元左右。

“我们依然在一个复杂的局面里,有很大的机会,也有很多挑战。我们应该始终具备一个高速发展的创业公司心态。”3年前程维对我说的话现在似乎依旧适用。(龙8国际|官网)

作者:杨安琪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强情报中心

财富专栏